- 無人之境 -

不觉春来早

我喜欢的春天,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呢喃于丛中的燕。 清明时节,长风沛雨,艳阳明月。桃花挤满树梢,田野里满是生命力的味道。可天气不遂人愿,不出一昼夜,骤降的气温随着风雨已将花枝打得稀落。春雨打春枝,春枝生了锈,惹得落红满地。我想:凋零何尝不是一种永远,来日方长,我们静候下一个春天来到就好。 我渴望每一个春天,渴望闻到校园里攀着藩篱生长的丁香气味,渴望春风吹落桃花瓣的纷纷扬扬,喜欢春天的阳光,春天的多彩,春天的生命。春风永不停歇,她会召唤每一粒种子钻破土壤,能够给每一个深处绝境的人涅槃重生的希望。天地间充满了生的豪情,风里梦里也全是不挠的愿望。我们都会随着草木,志得意满地走向夏天 —— 这是春天带来的道理。 又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光。要记得,在春天,永远不要失去发芽的心情。

碎碎念

随想录 · 2024

📓 · 14 March 春风。 📓 · 16 January Indifferent to the scales of merit or fault, success or failure, my pursuit lies in the essence of selfhood. It is here, in this journey, where I redeem myself. 不再介怀功过是非,我找寻自我的意义。 在旅程中寻寻觅觅,我救赎我自己。 👋 Farewell • 15 January 朋友们,你们好。随想录的第一篇充满了告别的气息,这是一封不太长的告别信。 时间快得超出想象。高三的进程已经过半,居然仅剩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了。我应该将时间投入至更有效的事情上了。我想,

其实世界是一座巨大的精神病院

野风吹来一股腥味。 一片树叶被吹下,竟不偏不倚地掉进我的小碗里,扰乱了沙丁鱼和酸奶的和谐派对。但这也别有另一番情味,碗里的东西已经都吃光,我拍了拍被阳光晒得暖暖的肚皮,仍空空的能听到回响。慵懒地乘着斜阳坐起,血色的太阳逐渐落入青青草地,蒲公英的影子已然被拉成了个椭圆。一头老山羊还在不紧不慢地啃食着、咀嚼着青草,为什么老山羊不回家呢?他可比我要清楚夜幕降临后的这个世界的恐怖。我喵喵地叫着,想引起他的注意,他却头也不抬,仍默默地啃食着、咀嚼着。我只好尴尬地翘着尾巴离去。 街上已经有了形形色色的许多动物,西装革履的、踩着滑板的、抱着篮球的;或者是穿着粉的、白的、蓝的、绿的、各种花色裙子的;狮子、狐狸、老虎、蛇;还有像我一样可爱的兔兔、猫猫、狗勾,都向着我背后走去。趁着黄昏未尽,街上随意一舞,连棕榈树的影子也那么可爱。高跟鞋在柏油路上画出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圆弧。如此自由。远远望去:云把自己憋成粉色,他和他、她和她、他和她,都伴着浪漫的古典弦乐无畏地接吻,心与心的爱意交织于唇齿间,

記得祝福自己 - 2024 聖誕結

今年的圣诞比往年来得匆忙许多,也更加无聊 — 就像每一个寻常的周一,两点一线,做不完的卷纸,上不完的课。时间如流沙般随风而去,即将结束的2023带给我的感触良多 — 从未经历过的。我想我一定要写些什么,以此纪念我这疯狂的岁月,还有在这奇妙的青春中的感受。 今年带给我的主要感觉就是疲惫。也是我当下的写照。正焦头烂额于申请和高考,时常因此从梦中惊醒,也许是神经紧张、焦虑不宁,也许只是生病还未痊愈。我设想的一条特立独行的路,荆棘遍地、险象环生;不同于那条被安排地几乎完美的、明朗宽阔的光明大路,叛逆的我硬是要挑战于此。有人不解,但我从不在意值得与否,敢做就是值得,无问成败。但愿多年之后再读此文的你仍能无怨无悔,保持棱角尖锐,要比丛中的荆棘更加尖锐。 新年伊始就跑去厦门看海,仲夏时节还去了阿那亚和北京。我和海的缘分妙不可言。大海总能带给我浪涌般疗愈,充当我的情感驻地,他是位称职的伙计;五月还去了春游,这个被雪藏了六年的活动重启,在当时的我的黑暗世界里带来了一丝光明;今年还看了许多许多精彩的电影 — 和不同的人。有些已经走散,有些又陪我走过了一年;稀里糊涂地处理了许多关系,让我看清,更对这段关

给大海写诗

一篇迟到的游记,也是一封情书 天空一无所有,为何给我安慰。 — 海子 海子说天空的辽阔无垠可以包容一株特立独行的灵魂,也能够抚慰一颗伤痕累累的心。换到大海也一点不错。春节前后,随着巨轮舵手一瞬的回心转意,动态清零政策仓猝下台,被剥去了「隔离21天警告」的担忧后,就立刻买了机票飞去厦门,这简直是件太酷的事儿了。 在48小时内计划一场千里之外的为期一周的旅行,我觉得我完成地还蛮出色。买完机票后就约了朋友去万象城吃了碗老张牛肉面,我们翻阅着各种旅游攻略,最后仓促地决定把酒店订在中华路附近,主要是因为一个巨大商场可以逛,要忍耐商圈的喧嚣就行。我们差点从面店聊到缅甸,因为我的身份证恰好丢了,选择酒店时还要考虑到能否用护照入住,每个前台电话都要打实在忙坏我了,毕竟像我这种身份证都没但还要不远万里跑去旅游的属实是少见,所以前台小哥都会转给经理,或者稍后给我回电,我蛮理解。比较 International 的酒店就会 inclusive,抢到了两个可以「合法居住」的房间。我也没想到冬季去厦门的游客这么多,鼓浪屿登岛的人数都在几万人上下,我想到要订票的时候早已售罄,最后买了某个咖啡店和厦

时之序

“九月天高人浮躁。” 也曾感慨被这个浮躁的社会裹挟太久。爆炸增长的消息、刷不到尽头的短视频、不断更新推送的社交媒体,也曾在短视频里沉溺整夜,在荧幕前刷着无意义的信息流,被「时间碎片」带来的短暂快感绑架,专注的宝藏丢失且一去而不复返了。没有完整地读完一本书,看完一部电影,听完一张专辑,作为一名可爱的男高中生,失去专注对我来说简直是危如累卵,是时候该做出一点改变了。就在去年初夏,我下定决心逃离电子游戏的「时间黑洞」,这里要感谢 iOS 16 Developer Beta 的一个掉帧Bug,戒网瘾效果十分不错。每天投入个把小时的游戏时光不再,又转而掉像了另一个黑洞。我分析了我上周的屏幕使用时间统计: 如你所见,绝大多数的屏幕时间都花在了社交媒体上,这有点惊人的恐怖,我决定逃离所有常用的社交媒体 一周。 我在所有的设备上退出了我的Telegram账号,卸载了 X、抖音、小红书等之前占用我很大一部分时间的社交媒体,在互联网上交流只用(不得不用)微信,除了减少了大部分无用的消息输入,仿佛也没失去什么。挤出来的这一大块时间,在和朋友晚饭后的惬意的晚风中散步聊天唱歌中流逝了,在很久

见字如面

大家好。见字如面。很高兴与大家相遇在这个全新的网域中,我一直都觉得很幸运,为这个互联网添砖加瓦,哪怕只是沧海一粟。我为什么又重新购买了一个域名,然后搭建了一个崭新的博客呢?这并不代表我弃用了 tutuis.me,花了那么大心思搭建的可爱博客怎么能说弃用就弃用呢(:有点凡尔赛的说,这个博客每个月的独立访问者都在10k以上,这仿佛是建立了一种互联网上的「偶像包袱」,这让我变的难以表达,敲下每个文字仿佛步步为营,一点也不自由了。如你所见,这个新的博客,它简洁,优雅,没有花里胡哨的 Markdown 格式和各种嵌入脚本(其实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 Darkmode 缺失,咕咕咕),唯一的目的只是拉近你我心的距离。——这也是本博客的意义所在。 “无人之境”,是希望他能成为我梦里的藏匿于深野之中的神秘花园,我播撒我的种子,等候一个硕果累累之时,一位类乎陶潜的探索者误打误撞闯入园中,采撷鲜美的果实。其实没必要写的这么浪漫,有点肉麻。总归就是我喜欢你们来到这里,喜欢你们所喜欢的我的碎碎念,以一种欢迎的态度。我喜欢在这里发表一些我的想法,而不是在 Twitter 或一众社交媒体上,随处可见的浮躁催

寻梦环游记

一篇英语阅读理解里提到了梦的珍贵,其实这是个科普文儿,我和同桌笑谈,我周一到周五倒也确实没做过梦。是啊,这么紧张的日程安排真的无暇做梦。梦只会偶尔在周末、在我踏实睡下毫无疑虑之时光临我的小房间,弥足珍贵,当然是值得记录一下的。 为什么我以《寻梦环游记》命名这篇文章?寻梦,正如电影里Coco所经历的,我的梦境大多一点也不平淡,甚至是「光怪陆离」。我都佩服我的想象力。《寻梦环游记》也曾是我最喜欢的迪士尼电影,以此纪念我的梦。 9.6 2023 做数学题时梦到了自己在菜市场买菜。 菜大都花花绿绿的形状也很奇怪,有点像外星球的「舶来菜」。我就随便挑了几样给卖菜的大姨。 我顺口问这些多少钱、大姨用阴暗的脸色看着我:“小伙子你会等和线吗?” 我直接傻眼住了,大姨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纸和笔,放在电子秤上就开始飞速演算。最后在纸上浮夸地画了一个大圈,举给我看: 好嘛,这菜√13 块钱一斤。

碎碎念

人总要有一个安置情绪的地方吧。 我自认为精于营造生活的宁静景致,说是一丝涟漪都没有的大海也不为过。这很虚假,但我很需要。我无以言说那些琐碎的烦事,可能是性格使然—总觉得会给别人带来困扰,所以最终都会自我消化或索性放任自流,被时间冲淡了。可我又总愿意记录些什么,小到今天的惆怅的坏天气—也许是好天气,我最喜欢的绵绵细雨,亦或是听我倾诉一些故事—或许不算非常有趣,但绝对是世上独一份儿的精彩故事。亦或是在互联网上留下一些微不足道的踪迹,仅此而已。 也正如这个域名,她作为我心灵的一个避风港而存在。 #碎碎念